素衣o(≧v≦)o

稻米们永远一家人。一生那么长,等你十年又何妨!

去年收817收到的悄悄话,感谢上天让我遇到如此美好的你们。

【随机截屏题】冬天在酒吧打蟑螂

【时间线:小哥被接回来养老的1年后的冬天】【小学生文笔求不嫌弃】
“嘿我说天真,这都多久了,胖爷我自从小哥回来后连摸鱼都没机会,我说,在这样下去,咱哥仨这一手绝活可就退化了。嘿天真我跟你说话呢,你听着没有?”
“你真那么闲?”吴邪终于抬起头,瞅了眼胖子。
“废话,胖爷我这一身肥膘都闲的犯痒痒,你说难受不?”胖子边说还边配合的挠了挠痒痒。
“真那么闲晚上和我去一个地方,带上小哥。”吴邪这次头都没抬,全神贯注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了,索性胖子倒也不介意,这每天闲的,大家除了泡脚就剩下刷手机这一项娱乐了。
不过胖子听了吴邪的回复,倒有些不敢信了。这吴邪自从接小哥回来以后,就专注于养老,谁来夹喇嘛也不去,就钓王那个事,最后也没算彻底完成,仿佛真是绝了这倒斗的心,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这,他一提,吴邪就答应了?
“我说天真,你不会是驴胖爷我呢?我可跟你说好,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你别驴胖爷,胖爷我心灵脆弱受不得欺骗。”
胖子装作西施捧心,像吴邪展示他脆弱的小心灵,谁知道吴邪看了他一眼,嘴角抽了一下,扭过身继续看手机去了。胖子没得趣,只得又长吁短叹的扣着脚抖腿去了。
下午五点。
村子里好久没来过人了,整个村子平静的连架都没吵几回。外人?这种东西据村里的老人讲几十年也就来了胖子他们三个,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这大下午的竟然开进来一辆奥迪。
“等等,天真,你瞅那个开过来的,是不是花儿爷的车?”
“是啊。”
“我靠天真你这么确定?隔这么远车牌都没得看你就认得出来?我靠你不会真跟花儿爷有一腿吧?呸,亏得当年胖爷我还没信来着。”
“滚一边去,谁跟谁有一腿,早上不是跟你说下午有活,喏,活来了。”
“我靠不是吧小天真你认真的?”
“废话,咱们可还欠着小花好几百万呢,别装傻,那几百万里还有你的一份功劳,所以咱们仨,都要去。”
“上车。”车已经开了过来,车窗随之摇了下来,印入眼帘的居然是黑瞎子张扬的笑脸。
“嘿!瞎子?怎么是你?小天真可是说是花儿爷夹的喇嘛。”
“今天这个活,不适合花儿爷干,我们去就行了。”黑瞎子倒也不介意,直接就回复了胖子。
“等等?花儿爷都不能干?那得是多凶的墓?我说天真你黑驴蹄子啥的带够了没?胖爷我可怕了你这体质。”
黑瞎子听了胖子的话,有些惊异的看了一眼吴邪,吴邪笑了一下,只冲胖子说了句没事便没了下文,瞎子仿佛明白了什么,也是嘿嘿一笑,小哥更是连表情都没有,仿佛全世界都与之无关了,胖子的心,更虚了。
瞎子见三人都上了车,也不多说些什么,猛的就是一脚油门,连张起灵都被后坐力震的晃了一下,更别说吴邪胖子了。
“嘿,我说瞎子,你这飙车的毛病就不能改改,多危险呢你说,就你这猛的一下子,撞到人多不好,就算没撞到人,撞到花花草草的,人家也冤的没处说你说是不是。还有天真,你们这一个个神神秘秘的,这到底去哪个地也告诉胖爷我一声啊,胖爷这心里可真是够虚的。”
“放心,不是什么危险的活。要真有危险,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你们是我的兄弟,我又怎么会拿你们的命当儿戏。”
“行,就冲天真你这句话,胖爷不虚了,胖爷信你!”胖子说完,倒也真的一路再没问过有关于活的问题,只顾着一路跟瞎子胡扯,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能扯,车上放了音乐,倒仿佛跟没放似的,谁也没有在乎过唱了什么,因为整个车厢,都是胖子和瞎子胡侃的声音。。。。。。
车子不过开了两个多小时,就停了下来。
“到了。”
“我靠这墓离我们这么近?我说天真无邪小同志你这个体质走哪哪有活是不?”胖子边说超拉开了车门,不过半秒又叭的把车门一关坐了回来。
“我说瞎子这大半年的没见,你这眼镜度数是不是更高了?胖爷这一开门,这哪里是墓,这分明是闹市区,还是灯红酒绿小姑娘小伙子整夜整夜嗨的那种巷子,在这儿是找明器还是找条子的?”
“就是这儿,胖子你不是说好久没活动筋骨了,怕自己的一身神膘变肥膘么?这不,我找小花找了活,给他们公司旗下的网吧捉蟑螂,挺好的,又活动筋骨,又能抵一部分债,多好。”吴邪憋着笑冲胖子说道,旁边的黑瞎子早就在吴邪开口的时候就憋不住了,这会更是笑的直不起腰。
“我靠不是吧,天真你居然真的驴胖爷我?”
“没有啊,我早上说的是让你晚上和我去一个地方,带上小哥。没错啊,就是这个地方,多的我可什么都没承诺。”吴邪满脸无辜,虽然他嘴角的笑早就憋不住了,连小哥的眼里都有了轻微的笑意。
“好了下车吧胖子,你可别不去,这几百万的欠款咱们仨可是平摊的,这个活不干你可没法抵债啊。”吴邪看着胖子一脸宁死不从,又加了一句,他永远知道对胖子提什么最有效。
“md为了还钱,胖爷我拼了。”胖子从刚才的宁死不屈转眼就转变成了慷慨就义,咬着牙就冲了出去。
“嘿胖子,哪跑么?这边!”吴邪叫住胖子,黑瞎子笑的更大声了。

实在不知道写啥了,就发一下我的盗笔全套吧😂三种出版社都有,也算是见证历史的一套书了😂

何为感动?
最是他一笑之间,刹那芳华。
可否具体?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可否更具体?
张起灵。

十年盗笔心,漫漫不相离

盗笔已经伴我走过了一个十年,今年已经是我迎来的第十一个有盗笔的日子,仍然能回想起当年的初遇,那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傻乎乎的,只看到同学手里拿了一本书,不像当时流行的言情小说封面那么花哨,就只有干净的四个大字【盗墓笔记】和那仿佛古书般的封皮,突然就这样被吸引了,于是答应了同学用我最喜欢的小说去换,2007年,那个温暖的课后时光,我就这样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后,十年,不离不弃,感谢遇见你,在我最美好的岁月里,遇见最美好的你。

【盲狙高考卷全国卷一之盗笔铁三角】

距离我和小哥胖子他们来到雨村已经有一年多了,过惯了惊心动魄的日子,现在这种成天听着胖子在那满嘴跑火车的日子倒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嘿,我说小天真,没精打采的干什么啊,来来来,陪胖爷我打两把扑克,把小哥也叫上。”
胖子也闲的无聊,按他的话说就是再不找点乐子他都能闲的长出毛来。
倒是小哥还是那个样,每天就坐在我们屋子的角落里,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发呆,似乎这种每天都一成不变的生活对他而言并没有任何影响,时常沉默的宛如一尊雕像。
胖子用胳膊撞了我两下,挤眉弄眼的向我示意小哥所在的那个角落。
“你觉得小哥会跟我们一起打扑克?”我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胖子,以示对他智商的关怀。
“哎,天真无邪小同志,你这样就不对了啊,你说我们不能因为小哥比较沉默就不带小哥玩不是,这叫什么?这叫不够兄弟!”胖子倒也不在乎我的吐槽,反而怂恿我更起劲了。
这胖子,是闲的没事干拿我寻开心呢,我也懒得继续跟他扯下去。
“那你说怎么办?胖爷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这么闲过,要不咱们去去北京,看看花儿爷,我也带你和小哥到北京走走?”胖子也看出来我是懒的继续闲扯了,也只好自己提些建议出来。
这个主意不错,至少比什么拉着小哥打扑克之类的靠谱的多,想了想,我也就答应了胖子。
到了北京,胖子倒是目标明确,一来就往潘家园跑,说是这么久没管也不知道自己的盘口是不是都被哪个不想要的吞了,我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我的盘口让小花帮忙接管着,我也放心。
雨村一直都是阴沉沉的天气,好不容易见了点阳光,倒还真的是有些怀念,一年多了,照着阳光什么感觉都快忘了。
“小哥,出去走走?”闷油瓶还是那副样子,像是在哪都一样,不过这么久没见过太阳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他需不需要出去。
小哥也没回话,只是从坐着改成了走过来站在我旁边,我知道这是同意了。
北京倒也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反正是锻炼身体。那不如就去长城好了,正好,我和小哥都是从没去过长城的人。
经历了这十多年,我唯一值得开心的或许就是体力好了很多,一路下来,全是气喘吁吁的人,换了之前的我,估计也是这些人里的一个,不过现在我也就是出了些汗,至于小哥,那厮更可怕,一路走下来更是连汗都没出一点,估计像爬长城这种的,对小哥那可能就跟我们饭后出门散个步一个水平。
我们应该是上的最快的一批,很多来的比我们早的,现在还在半中休息,而我和小哥已经到了顶。
向下望去,茫茫山脉就这样印入眼帘,人在这种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这茫茫天地里,人小到什么都不是。
十多年了,我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紧张,直到小哥出来,这种紧张感才有了些许放松,我一直在和命运的洪流斗争着,大脑没有一刻是放松的,直到现在看着这辽阔的天地与河川,才突然觉得,一切都结束了,这次,是真的结束,不是我又一次做梦产生的幻境。
我突然很想知道小哥此刻在做什么,回头一看,小哥也望着这辽辽山河,目色淡然,但是气息却是平和,易于接近了许多。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去你妈的命运,老子战胜你了!”我不顾别人的目光,就这样在长城顶上喊着,这是我这些年第一次这么放松,这么放肆。
小哥也有些讶然,他也很久没见我这么放松了吧,听到我喊的话,他也明白了什么,随后眼睛里也浮上一层浅淡的笑意。
没多久,胖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嘿,我说吴邪同志,就这一会,你就带着小哥跑不见了,胖爷我这一回头,你俩影子都没得。”胖子倒也不是真的打电话来扯这个的,随后又说道,“花儿爷听说我带你们回来了,给了哥们三张梨园的票,怎么样,晚上去不去听戏?”
“好啊。”自从到了雨村之后,连小花我也是很久没见过了,正好回去看看,黑瞎子和秀秀也在那边,至于小哥,我也没问,我知道他会去的。
坐在戏园里,台上小花戏腔婉转,台下看客人满为患,我终是有了恍如隔世之感,我的人生何尝不是一出戏,充满了各种变数,还好最终不是看破故人曲,落得个曲终人散,看了看旁边一脸淡然的小哥和旁边翘着二郎腿和黑眼镜胡扯的胖子,还有台上的小花,突然就觉得这一路辛苦还好,至少,我还不至于什么都失去,这个结局,真好。


【叶果♡叶修生日15H】【暗恋那件小事01】【兴欣全员】【老叶0529生日快乐!最喜欢你了笔芯!】
苏沐橙总觉得陈果最近不太对劲,自从叶修走了以后,陈果似乎经常会盯着某个点失神,虽然每次时间都不长,影响也不算太大,但是长久以往也不是办法,苏沐橙决定去找陈果谈谈。
“果果?”苏沐橙把播放着的电视剧点了暂停,然后走到了陈果的旁边。
“沐橙啊,怎么了?是战队有什么事么?”陈果疑惑,一般来说,战队平常训练任务还是蛮重的,所以苏沐橙一般只会在有事的时候找她,所以陈果想当然的认为是战队需要些什么。
“不是这个,而是果果你最近有点不对劲,我有一些担心。”苏沐橙看向陈果。
“我?我怎么了,我很好啊哈哈哈。”陈果潇洒的挥手打着哈哈,试图把这件事揭过去。“沐橙,最近战队还好吗?没什么问题吧?”
“没什么问题,大家都很努力,莫凡慢慢习惯团队作战了,安文逸的操作也在慢慢提升。”苏沐橙微笑着回复。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陈果确实十分惊喜,这对兴欣来说真的是个好消息啊。
“嗯!”苏沐橙笑着点头。
苏沐橙当然看的出来陈果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果果不想说,她自然也不会再多问,毕竟真的想知道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办法,苏沐橙偷偷的笑了。
噔噔噔噔噔。。。叶修的QQ图标疯狂闪动着。
“什么事啊?这么急?”叶修疑惑的打开聊天窗口。
君莫笑:沐橙?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战队出问题了?
这两个人,还真是的,满脑子都是战队么,苏沐橙无奈的笑了,不过这种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真的很好啊,仿佛一家人一样,这种感觉,是她在嘉世四年里都没有体会过的,真的,很幸福。
沐雨橙风:不是战队,是果果。
君莫笑:哦?老板娘?她怎么了?叶修还真的挺好奇的,老板娘会出什么问题啊,他还真的想不到。
沐雨橙风:自从你走了以后,果果总是莫名的失神。虽然每次时间都很短,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君莫笑:这样啊,是有点问题,长久以往下去确实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啥时候我回去看看?
沐橙的担心确实不无道理,虽然比赛老板娘是不用出场,所以偶尔失神发呆倒也没什么,但是万一谈合作签合同的时候失神了,也是有可能出问题的。而且,和苏沐橙一样,在兴欣的这两年半,他也对兴欣有了感情,兴欣的每一个人,对他而言都很重要。
沐雨橙风:嗯,也好,大家都很想你呢,趁这个机会回来看看大家也挺好的。
君莫笑:行,那我过几天过去。
沐雨橙风:嗯 ^_^
既然果果是自从叶修走了之后才出现了失神的问题,那么,就让叶修去解决吧,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顺带着让叶修过来把大家的水平再调教调教抢抢boss什么的也是极好的 ^_^ 【各公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呢。。。】
三天后。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陈果挽着苏沐橙和唐柔走在最前面,边走边分享自己今天在论坛上看的的趣事,比如庙药富豪大战什么的,还吐槽着这是他们没看到咱们兴欣的身价,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吓死他们之类的,莫凡静静的跟在她们的身后,也不说话,就一个人静静的走着,安文逸跟罗辑还有乔一帆商量着他们的技术改进还有地图利用,包子虽然不明觉厉但是还是非常开心的推着罗辑向前走,边时不时的插上两句夸赞小弟终于成长了自己作为老大好欣慰啊之类的话,方锐和魏琛走在最后,边感叹着年轻真好啊边商讨着战队的训练方案,一伙人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向着上林苑走去。
“有人。”一直沉默着的莫凡突然开了口指了指前面,本来聊的热烈的一伙人疑惑了一下向前看去,黑夜里看不清相貌,只能看到有一个人站在上林苑的门口向他们挥了挥手。
“老大!”包子最先冲了过去,边冲边叫着,上去就是一个熊抱
“叶修?”几人虽疑惑,但也忙快步赶了过去。
“包子你快松开我。。。。我快憋死了咳咳咳。。。”等几人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快被包子的熊抱憋死了,大家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有包子还在一旁开心的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这么快就来啦?”最后还是苏沐橙看不下去了,打破了这种氛围。
“是啊,老板娘有事,我还不得随叫随到啊。”叶修笑着回道,虽然声音里还是有着一点没缓过劲来的微咳。
“又是逃出来的?”苏沐橙疑惑的问叶修,才三天就过来了,想也不可能是跟他爸谈好了才过来的吧,要知道苏沐橙可是把心理时间定在了十天以后的。
“沐橙真聪明,不愧是我的最佳搭档。”叶修一脸的与有荣焉,一点也没有又跑出来的心理负担,“老板娘你也听见了啊,我这次为了你可是又跑出来了,身无分文,求投靠求包养?”边说着边又看向了陈果。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为了我?我有什么事?还有你为什么又离家出走了!”这一系列的突发情况搞的陈果也是一脸懵逼,连久思得见的惊喜也早就被这种懵逼压了过去。
“对啊,怎么回事啊这是?”众人也应和着。
“老板娘你不是说随时欢迎我回来的么?你这个样子该不是要反悔吧?!”叶修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与伤害。
“滚滚滚!!!”陈果哪里看不出来叶修这一脸的做作,“谁说要反悔了?进来吧进来吧。”说些就打开了上林苑的大门。
“呃,那个啥,叶修啊。”陈果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叶修。
“嗯?不是我进来了你又反悔了吧?老板娘你不能不厚道啊?”叶修开着玩笑。
“放屁!谁要跟你说这个!”陈果翻了个白眼,“我是想跟你说现在没有多余的房间,你还是只能跟魏琛住!”
“就是!叶修你丫也太小心眼了,怎么想老板娘呢,老板娘,快,赶他出去,这样的人我们兴欣可不能留!”魏琛也腆着脸凑过来说道,一旁的方锐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应和着。
“行了吧魏琛同志,留不留又不是你能决定的,就会搁那煽风点火,像你这样的,就该被扣工资,知道知道团结的重要性,是不是啊老板娘?”叶修顺嘴就给驳了回去。
“是什么啊是?大晚上的你们准备贫到什么时候?都赶紧给我去睡觉!!!”眼看着马上就十二点了,这两个人一扯起垃圾话来又是个没完没了,明天大家还要早起训练的,陈果实在看不下去了,边瞪着叶修和魏琛边骂道。
“得令。”叶修说着就勾着魏琛走了。
众人看叶修走了,没什么热闹能看了,便也一个个的进了自己的卧室。
“真好。”陈果看着依次回去休息的大家开心的笑了,叶修回来了,兴欣全员到齐,明天,会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呢。
与此同时。
“沐沐,你还不睡么?”唐柔看着坐在卧室电脑前的苏沐橙疑惑道。
“嗯,你先睡吧,我看一会电脑。”苏沐橙回头冲着唐柔微笑着。
“那好,你也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唐柔看苏沐橙确实不太困,也就提醒了一下,然后就睡去了。
苏沐橙看唐柔已经躺下,打开了QQ。
君莫笑:还不去睡?
沐雨橙风:你不是也没睡?
苏沐橙也没想着要叶修回答,紧着又接了一句。
沐雨橙风:怎么又从家里跑出来了?
君莫笑:不是跟你说了,担心老板娘呗。
沐雨橙风: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明明可以跟家里谈清再过来的,为什么这么急?
君莫笑: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这事比较急。
叶修是真的不知道,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听到陈果最近状态不对劲,竟是连跟家里说清楚的时间都没考虑,当天晚上就买了票,第二天一赶早就过来了。
沐雨橙风:你不知道?
君莫笑:我真的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要知道还能瞒的了你?
沐雨橙风:也是。
君莫笑:不早了,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训练呢。
沐雨橙风:嗯,晚安,你也快去睡吧。
苏沐橙关掉了电脑,躺在床上沉思着,想着想着突然想通了什么,偷偷的笑了。
陈果今天起晚了,叶修的回归确实让她有些兴奋,从躺下就不停回想遇到叶修之后的种种。因为叶修和兴欣的成功,兴欣网吧名声大振,全荣耀都知道了她是叶修粉,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真的喜欢叶修。她喜欢叶修,她自己是知道的,虽然那个没下限嘴又损的混蛋具体什么时候住进她心里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时不时的温柔?又或者因为他的细心?还有那个记了两年不曾忘记的愿望?太多太多,陈果自己也不清楚了。
陈果下楼的时候,上林苑里已经没有人了,唐柔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早餐在厨房里放着,他们先去网吧练习了。
上了二楼,看到训练室的大家都在安静的练习着,陈果也不好打扰,就安静的关上门退了出去,打算去公会部门那边跟着伍晨老魏他们抢抢boss什么的,也算是贡献贡献力量吧。
陈果想着想着就笑了,她可能真的是全天下最幸福的老板了,整个兴欣都是一个整体,大家都为兴欣付出着,唐柔和安文逸帮她分析合作和合同,伍晨和老魏帮她管理公会,苏沐橙和方锐每天都在研究新的训练方案,休息时间大家也会自发的去抢boss,这样团结的兴欣真好啊,倒是她这个做老板的大部分时候反倒很闲了,但是陈果不在乎,这样团结有爱的兴欣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呦,老板娘早上好啊。”陈果刚一推开公会部的大门,就看见叶修飞快的扭头冲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扭头回去继续操作了。
说实话看到叶修坐在这里陈果还是有一瞬间的恍惚,叶修离开的半年里,这里有每天边骂边指挥的老魏,有沉稳指挥的伍晨,唯独没有叶修的声音,突然出现的叶修让她几乎以为她又陷进了回忆里。
“老板娘你楞那干嘛啊,过来一起抢boss呗。”叶修这次倒是没扭头,手下不断操作着,却也没忘记叫她一起。
“哦,好。”陈果被唤回了神,赶忙坐在了叶修旁边登录了逐烟霞。
“坐标217,529,快快快。”叶修手下操作飞起,忙的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了。
“哪个boss啊,这么着急?”陈果也好奇了,能让叶修急成这样的那肯定也不是普通boss啊。
“啧老板娘你是没看到老关的新材料清单,今天早上刚一来,沐橙就递给我了,真的,能吓死个人。”叶修也忍不住吐槽了,关榕飞创作的热情和消耗材料的速度完全成正比,“听沐橙说最近老关又有了新想法,能做到在原攻速和重量不变的情况下再把攻击力提升一个层次,就是那个材料消耗量,要是我是老冯,估计看完就得去医院。”
“那么夸张?”虽然陈果也知道关榕飞创作热情出来的时候,消耗材料的速度不是盖的,但是能让叶修都觉得心脏受不了,那得是多疯狂?边说着,陈果操纵着逐烟霞也已经赶到了现场。
“我靠!!!”陈果终于知道叶修为什么那么急了,这场面,简直就是一场大乱斗,叶修开着战法小号飞速输出着,再一看,那边蓝雨,微草,百花,雷霆,霸图还有他们兴欣通通战在一起,满世界技能乱飞着。
叶修的战法视角飞快一转,也看见了陈果的逐烟霞,赶紧甩了个组队申请过去,然后又是爆了一下手速弥补了刚刚停顿的那一下的输出。
陈果进了队,更震惊了,叶修不止拼命输出着,团队频道里指挥信息也是不停刷新着,也是真拼了。
“老板娘,快快快,最大输出攻击boss。”叶修已经没时间再补一条专门给她的指挥了,直接就口头指挥了。
陈果跟着叶修混了这么久,水平也早已非吴下阿蒙,虽然比起职业级是差远了,但是意识和经验也算是可以完爆很多普通玩家了,当下也赶紧抬起卸甲手炮上去就是一记大招卫星射线,boss的血量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下降了一小截,但是,远远不够,离boss真正阵亡还有半管多的血量,更别提旁边还有各大工会还在虎视眈眈,兴欣现在阵亡人数也在慢慢增多。
“这样下去不行。”陈果还在轰炸着boss,但是也已经明了了这样下去最后可能等boss快死了,兴欣也就没剩几个人了,完全是为他人做嫁衣,她不信她能想到的东西叶修会想不到。
“我知道,所以我才叫你。”叶修的确是有计划的,叼着烟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叫我?我除了能帮你输出什么也做不到啊。”陈果反而更茫然了。跟叶修相处久了,陈果很能把自己摆在一个正确的位置上了,大部分时候就是在队伍里拉拉输出,没想着能再做别的什么了。
“你是只能输出,但是加上我就不一样了。”叶修笑了,“鼠标给我。

陈果也明白了,叶修这是要重现当年一人操作两个鼠标的绝技了,她是没有办法做到十分精准的策应之类的,但是叶修可以!
此时也在团队频道里也出现了一句新的指挥:输出最强的八个趁乱从旁边树丛绕路去【521,504】等我,其他人拼命挡住其他公会视线,扰乱他们的节奏。
“需要我做什么?”陈果询问叶修,鼠标也已经递了过去。
“热感飞弹。”
陈果飞快的把热感飞弹的指令敲击完毕,叶修把陈果的鼠标轻轻一甩,火机稳稳的落在了boss的脚下。
此时战场上也是各种枪炮技能齐飞,满世界仿佛炸开了烟花,一时间倒是谁也没注意这边的爆炸声有什么不同。
趁着boss被热感飞弹掀起的那一瞬间,叶修紧跟着一记天击挑上,无属性炫纹转瞬出现,趁着加速,叶修追赶着boss加速输出,同时不忘让陈果赶紧飞炮追来。
豪龙破军,飞炮,两个人可以说是什么招加速快用什么,目的就是赶紧把boss带离战场,至于战场那边?各大公会还在那互相伤害呢。
终于,满屏幕乱炸,炮火与熔岩烧瓶齐飞,鬼阵共星星射线一色的战况不再那么激烈了,大家技能都进入冷却,大家都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
“卧槽boss呢?”“是啊boss呢?”“md兴欣的队伍不是还在这呢么!”“我靠又被耍了!”战场里又是一阵骂声四起。
找?别开玩笑了,上哪找去?野图boss这种可以满世界跑的东西,被带不见了能去哪找?
没办法了,杀不了boss了,杀杀兴欣的人解气也好,结果这个时候的兴欣反倒不恋战了,满地图乱跑,时不时放个技能坑一下人,刚刚一通轰炸,大家的大招都差不多冷却了,剩下的小技能除了枪系大多都是近战技能,一时近不了身也真沾不上多大便宜。
于是大家只能跑去世界频道骂骂兴欣尽尽人事,什么多余的也做不了。
“谢谢大家配合我们打团战了哈,boss我们就笑纳了。”随着一个兴欣叫伤心一枪的账号在世界频道发出了这样一句话,野图boss被击杀的消息也在世界频道被公告了。
“靠!”各大公会除了能发一个靠发泄一下还能做什么呢。。。。。。
叶修拾完了材料,揉了揉手腕,一边操作伤心一枪一边操作逐烟霞果然还是比较累啊,不过幸运的是辛苦没有白费,老关要的材料好歹也爆到了一些,虽然还远远不够数,但好歹也算是接近了很多。
“老魏,伍晨你们那边怎么样了?”说来也巧,今天的野图boss也像是庆祝叶修回归一样,一次刷新了三个,还都是他们需要的boss,所以他们早上一合计,就一个人带一个队去刷了。
“快了快了,马上红血了。”老魏着急的吼着,“我靠三点钟那个枪炮师,就你,热感飞弹往哪扔呢?让你扔boss脚底下不是让你扔同伴脚底下好么!”魏琛刚回答完叶修,赶忙又指挥去了。
伍晨那边boss也快红血了,但是情况却没有魏琛那边好,伤亡算是比较惨重,叶修问了情况,又是操纵着伤心一枪赶了过去。
陈果也跟了过去,看着前面大杀四方的叶修,恍惚间仿佛再次看到了一叶知秋的身影。
“老板娘,别楞神了,快输出啊。”
“哦。”陈果也赶忙加紧了输出。
“好累啊。”陈果伸了个懒腰,boss终于都被解决掉了,这一个早上可以说一直都在战斗中度过了。
“是啊。”叶修也是一脸的赞同,一早上他都是又当指挥又当救场,付出的精力可以说是别人的两倍,边想着叶修边从口袋里头掏出一盒烟,刚抖出来一根,就看见陈果在瞪他了。
“咳,就抽一根,放松一下。”叶修跟陈果打着商量。
“就只许抽一根啊。”陈果盯着叶修,她也知道叶修是真累了,早上一直和叶修组着队,叶修做了多少她看得到,正因为看得到,所以面对着叶修的期待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即使她再讨厌烟味都做不到。
“行行行。”叶修瞅着老板娘松了口,赶紧就点了火,不过倒没有再坐在陈果旁边抽,而是自己去了窗口。
这个人。。。陈果的心情越发复杂了,叶修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倒是把大家的喜恶都记得清楚,他的温柔和细心从来都体现在点点滴滴里。
中午陈果叫了外卖,大家吃饭的同时也算是有了一个短暂的休息,陈果提议说晚上给叶修办一个接风宴,倒是被叶修本人拒绝了。
陈果倒也是知道,叶修苏沐橙方锐现在已经不是之前只代表着杭州本土战队这么简单了,自从加入国家队,一番宣传以后,这三个人代表的可是国家荣誉,尤其在领了金牌回来之后,粉丝只多不少,以前怕还能不被认出来,现在走哪估计都是一阵轰动。
“行,那晚上我买点菜,咱们在上林苑里为你接风怎么样?”众人也是同意,于是陈果看向叶修。
叶修其实觉得回来一趟就这么隆重也不太好意思,不过看着老板娘期待的眼神,最后还是同意了。
TBC







《那些年被账号卡坑了的日子》【君莫笑×逐烟霞 】【叶修×陈果】【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常伴我身系列】
【后期还会添别的账号卡,至于有啥我也不知道,一起开黑洞啊嘿嘿嘿】初始设定是账号卡被登录时能听到现实世界的声音,但是看不到现实世界,而且不论是否被操纵时都有自己的思想,只是在被操作时无法自由活动而已,后期会不会进化我也不知道【当然我笑是能跟叶修大boss交流的,毕竟我笑那么流弊∠( ᐛ 」∠)_】
(1)
逐烟霞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好,非常不好,多久了,自从那个叫叶修的家伙来了以后,她的主人就时不时的忽略她,经常登陆上她然后就把她给忘了,好几次自己都是差点被小怪挠死了主人才在那个叫叶修的人的提醒下想起了她,作为一个账号卡她还没有办法提出抗议,太特么憋屈了,不能好了摔!被抢走主人注意力这种事情哪个账号卡能忍啊,逐.陈果吹.烟霞愤懑的想。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叶修的!不能原谅!就算不能直接提出抗议但是自己可以去欺负那个叫叶修的家伙的账号卡啊,这样也算是发泄完了自己的憋屈,卡生岂不是美滋滋∠( ᐛ 」∠)_
啥?你问我为啥知道那个人叫叶修?主人成天坐在电脑跟前叫的不都是这个名字?而且这个人还经常把主人噎的够呛,更不可原谅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他(ง •_•)ง
逐烟霞在神之领域还是混的蛮开的,在嘉王朝多少人见了自己都要叫一声霞姐的,虽然自从那个金香来了以后有一大帮小弟被那个女人吸引走了,不过自己在嘉王朝也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也还是有一些账号卡还是很听自己话的。
【大姐头,怎么了,突然把我们招过来是发生啥事了?】十来个账号卡围着逐烟霞疑惑。
【没啥大事,就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叶修的他的账号卡叫什么?】
【叶修?没听过,这人不是神之领域的吧?】
不应该啊,主人成天边围观叶修操作边各种称赞的,应该不是个菜鸟吧?难道只是不在神之领域?在老区?可是操作牛掰的人肯定都会来神之领域啊,毕竟这里东西好掉落多。难道是新区?我靠新区那种地方除了开荒号不都是新人吗?烦死了烦死了,这个叶修怎么这么难猜啊。逐烟霞本来就不是一个爱动脑子想东西的人,这种不是亲眼看到确实不好理解的东西就更能要了她的老命,索性也不想了,反正如果是个高手的话总归是会来神之领域的吧?
【那,霞姐?那个叫叶修的我们是帮您留意着还是?】
【帮我留意着吧,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应该就能来神之领域了。。。吧?】逐烟霞也不确定,不过为今之计也只能等了,于是也就说了两句算是废话的类似于等他来了再说一类意识流的话,就招呼着大家散了。